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中国成为了世界的第二大经济体,让数百万人摆脱贫困。但它的代价是什么呢?那就是大量使用自然资源,降低了生活必须元素(水,空气和土壤)的素质,还有各式能源的疯狂消耗。这是为了什么呢?为了满足全球经济的需求而加速生产过剩。为了应对这个所未有的生态危机(尤其是在大城市),环境管理已成为国家优先关注的事项。这股发展的动力也给中国一个在国际舞台声称自己会成为能源转型先驱国的机会。IFA Paris在上海成立已超过15年,并一直见证着中国的转变,尤其是在时尚界。牛仔布工厂工人戴着防毒面罩

巴黎的气候协议带来了两个惊喜:即是美国从所有的环境管理规章撤离,还有最重要的是中国承诺致力于实现绿色经济。

这些统计数据能让我们更了解当中的原因: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当中,中国占了13个;幼细颗粒每年导致150万人死亡;单单纺织业每天就生产了7万吨的废物。。。换句话来说,要停止这个现象,对于世界上最大的污染制造者来说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挑战!

近年来所进行的改革已经面临了双速生态:一方面,时尚界的参与者正在努力改变他们的(坏)习惯,另一方面,很多的人口逐渐对健康和环境问题萌发意识。虽然前者在可持续发展的文化当中还没有得到足够的敏感度和教育,而后者已经逐渐意识到改变消费方式的紧迫性。随着中国中产阶级展示了他们急剧增加的购买力,他们也开始重质不重量了,而另一个阶级的则继续着不稳定的生活。因此,保护地球对于较为贫困人口来说,重中国新塘的牛仔布污染水要性并不大,他们更关注的是自己的生产,而不是这一件崇高的事情当中。

大型西方集团(以H&M为领先)作为中国纺织品出口的主要客户正积极推销更具道德的服装,他们的绿色攻势肯定不如在西方国家那么激进(由于文化适应性所致),但乃处于最前线的绿色分子。Kering Group(Gucci和Saint Laurent等)通过向中国精英初创企业提供“可持续性创新奖”来协助这个系统的改革。在一些环保NGO(“Redress”)的鼓励下,可持续时尚也正在慢慢得以实现。这些所有的行动都很成功,而现在上海时装周(SFW)通过向独立时装设计师颁发奖励,将自己定位为推广生态标签的角色。

IFA Paris也为这个趋势做出贡献,我们将可持续性的时尚融入课程里,并开发出短期的专业培训课程:“时装循环改造短期课程”,以便能够让新一代的时装设计师具备他们应有的生态意识,并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对纺织业的价值链带来影响。

IFA Paris坚决致力于更可持续的时尚,同时也将再次参与这场时尚的革命运动https://www.fashionrevolution.org

你想要参与这个环保行列?请报读我们的时装循环改造短期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