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当前时尚的背景下,身份辨识文化正掀起怒涛。这个行业里的所有参与者都受到了少数正在增长的分支影响着,并且看似社群主义(有时会被这样称为)的受害者正逐渐掌握权力。我们社会的新版图是否会受到时尚界通用语言的威胁呢?它会否会在每个人的自由里散发着危险的光谱呢,或它是否会从所有的传统约束中跳脱出来,并改变这个领域里所强调会发生的可能性呢?我们应该相信或者不相信呢?虽然有些声音呼吁我们采取简单的机会主义策略,但这种多样性会不会不鼓励新的利基市场的发展呢?IFA Paris一直在扶植着在知识,文化和宗教多样性之间的差异,我们选择珍惜这些学生的才华,并为他们提供通用的工具来协助他们前往实现自己的理想。

时尚会陆续不断被思考,创作和过时。它通过创建它的而存在,展示他的人也是那些批评它的人。它一直都是时尚潮流和时尚学院背后的推动力,同时也是社会的反映:服装是了解人口社会学的关键方法。流性人的时尚

纵看数个世纪的时间线,我们很容易看得出时尚的转变,但是如果要分析人类和他个人仪表在这些转变的过程中的关系,那将会变得更加复杂。科技,政治或经济的动荡对服装所担当的角色有着重大的影响,并且还能够彻底修改那些看起来已经根深蒂固的概念,因此,出现了“穿着习惯病态”。。。

服装被现代社会设定了高度的标准化,成为了社会的指标,同时也是表达方式的一种。保守的社会会放慢时尚的进步(因为他们坚守传统的价值观),而民主国家则在倡导时尚的变革。当我们抵触这些规范的时候,我们是否会被当成是少数反对该规范的人,或只是想要渴望成为自己呢?这些价值观的反映就意味着质疑你自己的信念和生活的取向。

最后,我们所认识的时尚就是社会进步的反映,并能以3个词作为概述 : 发展,创新和振兴。每个拥有共同方向的东西都会有周期性的重现,在那个时候,客户的不稳定的行为会让人们重新回归到旧时的时尚潮流。毕竟,时尚本身就只是时装而已。。。与之随行的是社交的流动性和对风格呈现的羞辱性仅此。

在寻找自己真正身份的时候,它反复地与“边缘利益相关者”发生矛盾,以便能够将这个世界通用的语言传达出去。这些微小的动态经常都会成为新趋势的影响者(无论是无意或有意),因为反风格会创造另一个风格:“反时尚”会变成时髦!然而在这个过于格式化的社会来说,那些想要脱颖而出的少数人如同于将自己的多样性转变成奋抗和主张自我的武器。

社群主义者在过去不也是层采用了相同的机制来进行倒戈吗?从1950年的标志性New-Look风格到1970年的嬉皮士风格,从地下世界的庞克风格到神秘的哥特式风格,这些所有的改变都在无意间成为了潮流的引领者。少数人对于时尚的接受往往会在最后受到多数人的认同。这对于新的社区来说是否也会如此呢?或它只是一种更为深奥的问题存在?没有人能够对此做出回答。。。

如果我们不将混淆的风险纳入讨论,那么我么必须强调一个事实,那就是那些少数群组都有一个共同点:从所有支配和约束中将自己释放出来的渴望以及尊重他们内心的自我。

如果谦和时尚所倡导的是沿着宗教,精神和创意的道路发展,那么它的灵感就是来自一个对自己信念十足的时尚概念了。如果流性人的时尚被质疑采用者的性别取向,他们会反驳这不属于任何一个性别,但同时也是其中一种的性别,所以这个时尚风格象征的是要从刻板的性别印象当中解放出来。如果将残疾时装做得更为“平等”的服装时,那么就能更多地体现出“美好生活”的意思(也有为了赚钱的意思),借此来覆盖存在是为了生活的感觉。

对于每一个少数的人来说,服装只是身体和心灵之间的中介。IFA Paris一直都在观察着这些社会趋势,并且将它们系统化的融入课程教学里。我们相信通过允许多样性的茁壮发展,创造力将能够为我们补足学生们的潜力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