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Marc Chauve现任是一名顾问,Imane Ayissi品牌总监及IFA Paris艺术总监。他研习市场营销,时装设计和时尚社会符号学,并曾在Nelly RodiMaison Martin Margiela工作过。

2017年12月20日,着名的巴黎人概念店Colette关门歇业。因为创办人精疲力竭,所以宣布正式结业,而这是否意味着概念店的终结,和这对未来的时尚零售是否也意味着什么呢?

经过20年的洗礼,这家精致的巴黎人概念店Colette于2017年12月20日结业,创始人的Colette Rousseau希望能“找回自己的时间”,而她的女儿Sarah Andelman也不想在没有妈妈的陪同下独自经营Colette。尽管在时尚界对概念店是否有利可图的说法存在着意见的分歧,但对于Coletter来说,其实这和当今的环境因素有着更大的相关性,正如Sarah Adelman在Vogue访谈中那样说道。在背景的Wu Yong商店

“曾有一些时候我们开始意识到20年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时段。也许我们需要改变所有一切或重头开始,因为这已不是我们所想象般那样新颖或者我们可以选择落幕和开始做些其他的事情”(由Amy Verner,vogue.com,2017年12月19日对Sarah Andelman的采访)。概念店的新奇性是否已经过时了?

概念店会精心挑选品牌和产品来进行展示,以形成一个整体的主题。与此同时,概念店已从拉各斯到柏林,巴黎到首尔等主要城市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仅在巴黎,就有几家成功的概念店,如Merci,Broken Arm和Centre Commercial。Colette的“概念”本来应该在商店和电子商务网站上销售很多不同的产品,而这些产品能够以“炒作”作为定义,而现在“新潮”已不再足以证明是能够聚集消费者并与竞争对手对抗的元素。此外,大品牌也开设了旗舰店,而它包含与概念店相同的原则 - 销售时装,装饰物品,有些旗航店甚至设有店内咖啡厅,书店或展览空间。首尔的Dior旗航店就是这个演变的完美例子。

上海的Gentle Monster商店现今在所有东西都可以通过网上购买和交付的时候,我们是否还需要实体店呢?正如Retail Prophet的创始人Doug Stephen在一篇关于时尚商业的文章中解释说“实体店的作用并不在于销售产品,而是为消费者带来对商品独特的体验,同时与品牌建立关系”。

这并不意味着商店里不会出售任何东西,只不过这并不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根据Doug Stephen的说法“这种演变意味着”不要再去想“商店”,而是要开始思考故事,不要再去想“产品”,而要开始向“生产”。(2017年9月5日,Doug Stephen接受时尚商业的访问“要救零售,先让它死”)

目前有两个品牌似乎正在体现着零售业的未来:第一个是来中国设计师Ma Ke的品牌Wu Yong。她唯一的一家精品店就位于北京附近,远离其他奢侈品商店,这件商店的前身是一家印刷店,现在变化成为著名的中国传统生活博物馆。

当游客们踏入这个巨大的展览空间时,首先他们会在那里看到上海的Gentle Monster商店很多古早期的精致场景和物品。接下来,灵感源于传统农民的房子,展示主题旨在“让游客与手工制作的力量和美妙联系在一起”,在这个博物院里并未明确标示出什么是展示品,什么是销售品。在这种没有特意凸显商品的情况下,这个地方为游客的浏览提供了更深刻印象的体验,因为它完全符合创办人给自己的定义:即是对品牌标识附上道德和生态责任,以及成为传承文化遗产的信使。

第二个例子就是韩国眼镜和太阳眼镜品牌“Gentle Monster”。商店均有设立在首尔和其他韩国的城市,以及在北京,上海和洛杉矶。虽然每家商店主题不同,但全都涵盖了数百平方米的商业区域和摆设着令人难以置信和超现实的舞台,装饰和机械。对于只是售卖眼镜产品的商店来说,这也许看起来有些过度招摇,但是每次在参观不同商店的时候都会给人一种有趣和惊喜不断的体验,使访客与这个眼镜品牌之间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关系,而产品的设计如同店内设计那般脱俗。

所以接下来所出现的并不是概念店的尾声,反而是未来演变的方向。这将会影响零售业放弃单一产品范围的想法,同时也让他们思考如何能够为消费者创造一种与品牌结合的新体验。所以,2020年的Colette还有待我们一起去发掘。

Jean-Marc Chau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