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Marc Chauve是现任的时装顾问,Imane Ayissi品牌的总监,IFA Paris的艺术总监。他研读营销,时尚设计和时尚的社会符号学, 并曾在Nelly RodiMaison Martin Margiela工作。

虽然它在几十年来成为了领先的时装周之一,但实际上一些纽约的大品牌却参与了巴黎时装周,并削弱了对纽约时装周的关注。我们如何解释这种情况呢?纽约时装周该如何更新自己以维持它曾经拥有“有影响力”的地位呢?

当2018年春夏时装周与巴黎时装周在10月初结束了马拉松式的表演秀,4个主要的时装周之一似乎处于危机之中:在纽约举办的时装周。实际上在这个季度里,本在纽约最受欢迎的时装秀并没有如往常那样举办。Thome Browne,Altuzarra,Rodarte和Proenza Schouler决定在巴黎展出他们2018年的春夏系列。城市里最具创意力的品牌对当地的时尚起着非常重要的影响,而这几个品牌则让它出现了缺陷。纽约在几个季度之前表达了它的雄心壮志,但现在我们该如何解释这种情况呢?纽约时装周有未来吗?

首先,它说明了时尚产业正处于不稳定的状态,而且品牌或主要的时尚之都也不再获得任何的买家支持,同时次要的因素可能是其他时装周的崛起(东京,第比利斯,上海,首尔,拉各斯,约翰内斯堡等),由于它们的创新而开始引起媒体和国际买家的关注。

这也说明美国品牌并不完全了解时装周在当代时尚界的重要作用。如果时装周和高级时装在巴黎一起诞生,并从1970年为客户举办新时装系列的时装秀,同时随着奢侈成衣和时装设计师的出现,他们将会通过创造强烈的形象和创新的想法来为时尚建立一个去全新的仪式。互联网和社交网络今天更是如此:在视觉资讯过饱和的环境下,现场直播的时装秀必须保持对品牌的创意和吸引力,即使是所销售的大部分产品都是简单易用的。这是Gucci复兴的其中一个策略,并让Rick Owens,Thom Browne和Apparel等独立品牌能够建立自己的品牌。

然而一般来说,美国式的时尚愿景都得到了美国时装学校的广泛支持,就像其他企业一样,每一个设计出来的产品都必须进行大量和快速的销售。这就形成了纽约时装周,除了少数的例外,一些时装周循环使用当下潮流的普通服装。尽管这些品牌通常在美国市场上存在着,但他们却不多出口,而他们比较有兴趣投入大量的费用在时装秀展示他们的时装系列,以便更容易在展览厅出售。国际买家,博客和记者都指出,特意出国去寻找那些容易在商店里找到的衣服是不实际的举动。

那么,纽约时装周应该如何振兴呢?

  • 首先,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可能会受到高级时装联合会和巴黎时装在官方时装周日历上所注册的品牌的启发。巴黎对选择的品牌是非常苛刻的,但这也能保证了时装拥有最基本的创意,所以让列在日历上的时装秀受到更高的关注。纽约的时装周持续的时间是四大时装周中最长的,因此需要真正的“编辑”工作,但这也需要重新为编辑赋予新的定义:
     
  • 美国是运动服装的发源地,所以纽约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带动目前流行的创意运动服装之都:最近的Fenty X Puma时装秀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是运动服品牌也需要一个具有创造力的环境”,Tommy Hilfiger如此表示,他在这个季度选择在伦敦参展,以及忠于纽约时装周13年后,转向到巴黎参展的Lacoste。纽约时装周有未来吗?
  • 纽约可以从美国的“娱乐”传统中汲取灵感并大型秀的首都,例如本季度的Philipp Plein那样:通过与舞者,歌手和贵宾的安排,同时也完美地与社交网络结合。但这样做的风险就是只能吸引那些拥有巨额财务的品牌来展示时装,同时也能保留时装周的基础。
  • 纽约市的形象依然依然受益于它来自70和90年代的“潜在”文化,因为这种文化在那个时期拥有很浓厚的艺术气息。这种潜在文化现在依然流行,像Shayne Oliver,Eckaus Latta或Vaquera这样的品牌就是最好的代表。通过更好地协助这些类型的独立品牌的崛起,CFDA能够为纽约时装周赋予所缺少的创造力和创新力。
  • 巴黎时装周其中一个最大的吸引力就是能够招徕世界各地最好的创意品牌,而纽约是一个典型的国际大都会,所以它能顺理成章地欢迎来自南美或亚洲国家的新兴创造者,这些新崛起的创造者由于对时尚持有的新颖性,所以能够为纽约时装周带来新的吸引力。

凭借美国时尚市场的规模和活力,纽约仍然无疑是主要的时装之都。但是对于其时装周所出现批评,这是有必要不断实现新的战略以适应全球化时尚产业的快速变化。纽约作为一个时尚之都,现在必须进行自我更新,不然就会成为二线时装城。

Jean-Marc Chau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