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 Paris帮助我理解了我对所有与数码和电子商务相关的热情!”

乌克兰出生,懂得多种语言的Valeria Bondar毕业于IFA Paris的时装商业MBA硕士课程,她加入英国线上生态系统和拥有”奢侈时尚的科技平台”尊称的Fartech,那是一个覆盖13种语言,190个国家,1000个时尚品牌和汇集女装,男装,童装,复古,精美手表和高级珠宝创作者的全球性数码市场。Valeria Bondar

Michel Temman:妳懂得说中文,是Farfetch的附属公司和中国营销人员。让我们来谈谈这件事情。但首先请告诉我们妳是谁?妳来自哪里?妳的学术和专业背景是什么?

Valeria Bondar:我来自乌克兰,但现在我认为自己是半个中国人,因为我在中国工作和学习了将近8年,我的大部分专业经验都以中国市场为背景。2016年,我毕业于IFA Paris的时装商业MBA硕士课程,目前担任Farfetch的联盟营销人员(迄今已有一年多的时间),并且很开心能够见证公司的纽约首次公开募股,以及很多在IPO前后所发生的精彩改变。在加入Farfetch之前,我曾经在VIP.com以及一个名叫Helen Lee的上海设计师品牌工作过,那时兼任数码营销和电子商务相关职位。我拥有中国语言学的学位,但如果我对时尚不那么着迷,那么我应该会成为一名翻译师。事实上,会说中文让我在这个就业市场上有很大的优势,但我却不认为这是最重要的技能。 我Valeria Bondar发现,用西方的思维来结合当地文化,语言和市场洞察力,对我过去的所有专业都非常有帮助,然后我可以用这个方法来成为西方和东方之间的真正桥梁, 无论是中国公司想要往西方发展,或是希望将业务带入中国的西方公司,我都能为两者提供服务。

M.T.:那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呢?妳对时尚或奢侈品的着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妳是如何进入这个领域的和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哪一种时尚呢?

Valeria Bondar:我的母亲曾经是一名女裁缝,所以我是在时尚杂志,面料和草图的陪伴下长大的。我在6岁的时候被一家本地的儿童模特经纪公司招募过,所以我想这几乎决定了我未来的人生道路。从孩童时代开始做模特儿的经历帮助我结识了很多业内人士,但对我来说,我对成为全职模特儿并不是很感兴趣。所以我就转向时尚业务,就是因为这样的经历,所以我决定深造时尚的学位。那时候我和Jean-Baptiste Andréani(IFA Paris的董事总经理,ndlr)在IFA Paris的面谈MBA课程,我说我有业内的联系和一些经验,主要是来自中国的,但是我不知道我应该将自己的定位放在那里:购买,采购部,公共,数码或是其他地方。。。顺提一下,我非常感谢Mr Andréani ,感谢他指导我走向时尚商业的方向,而不是奢侈品品牌管理:上课半年后,我发现我真的做出了最好的选择,因为商业管理和奢侈品管理的关注略有不同,就如设计师和当代时尚那样。IFA Paris帮助我了解了我自己对所有有关数码和电子商务的热诚。在我还未完成我的学科最后项目前,我到Helen Lee那里找到了工作,我觉得这是我迈向理想的一大步了。我帮助品牌从头开始建立电子商务的操作流程,从包装开始直至到客户服务结束为止。那时时尚也让我很着迷,因为这是少数行业能让女性得以发展美好职业的机会,以及制造很大的回响,这也是很多国内公司,甚至更大的公司都仍然还在努力着。Valeria Bondar

M.T.:Farfetch在人力资源方面以“赋予个性”而闻名。妳是如何在一年前加入Farfetch的呢?

Valeria Bondar:事实上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申请Farfetch的职位,但我想那是最终最成功的一个。 我当时还在VIP.com工作,虽然这也是一家很好的公司,但是当我看到Farfetch的开幕时,我知道我必须再试一次,尤其是因为那个职业非常适合我之前所得到的经验。当经过4个月的多次面谈后,我从广州搬回了上海。

M.T.:妳的头衔,角色以及妳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Valeria Bondar:我的头衔是高级附属公司和合伙企业高管,对于许多不熟悉电子商务的人来说,这是一个复杂的职称。这种营销分支在中国还很新和不成熟(与西方不同),这可能能够解释为什么在我被雇用之前,这个职位已经超过一年没有被填补的原因。简单来说,它是一种合作伙伴式的数码营销方式,能够帮助自己和合作伙伴在销售和佣金方面创造收入,那么你的合作伙伴就会一直有动力去做得更好,因为他们的收入就取决于它了。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我真的非常喜欢这份工作,因为首先,它与许多数码营销学科不同,Valeria Bondar它是有关于与你的合作伙伴和关联公司建立信和的密切关系的方式 - 唯有这样他们才能从中获利。而拥有智能数据的使用和能持续进行创新结合的强大线下合作伙伴关系,让这一学个科极具挑战性和振奋人心。

M.T.:像Farfetch的这种顶级的营销体验如何改变你对时尚行业的看法呢?你从中学到了什么?

Valeria Bondar:我认为我在目前职位中获得最大的学习 - 以及以前的职位 - 就是看到离线互动依然影响着数码时代的我们。数据和技术是非常有方向性的,但时尚本身属于是创造力的产物 - 是无法被复制的。与此同时,无论一家公司在技术方面多么具有创新性,人际沟通和团队的执行力仍然是让公司成功的关键。能够与众多优秀的人才合作,一起创造想法,并在如此多的层面上执行它们,对我来说是一种祝福。 我相信在时尚界工作的人是最有动力和热情的人,因为这个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庞大和灵感来源不断地地方!

更多有关Valeria在IFA Paris所报读的课程,请浏览:装商业MBA硕士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