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 Paris:Paloma,你会穿梭在法国,西班牙和中国之间,身为一名拥有非一般背景的真正世界公民,你可以告诉我们更多有关你课程的事情吗?

Paloma:我的课程和职业都是我受教育的结果,在哪里我教导成要保持好奇心。我的服务是医生,他们教会我要不断去质疑所看到的证据。对于任何一个科学家来说,没有事实,只有假设。法国是一种生活的假设,西班牙也是另一种假设。我一直想要发掘新的知识,感受所有的不同。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选择,因为一旦你感受过这种生活方式的时候,你很难做出不同的表现和行为。

IFA Paris:你是怎么样从一名律师转变成为建筑师,最后变成一名科技专家的呢?你之前是否已对新科技很感兴趣或者因为经出现过某一些经历而改变了你的职业选择呢?

Paloma:我和我的手有种非常特别的关系,我很喜欢用我的手去体验不同的东西!从2岁开始,我就成为一名弗拉门戈舞者,我非常喜欢这门艺术里所需的缝纫和灵巧。3年前,我发现了一个虚拟现实的软件,我要做的就只是移动我的手,靠身体的运动和空间来进行我的真人大小的设计。很显然,科技已经变成了我的工作工具,是我双手的延伸,现在更是成我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IFA Paris:当你来到巴黎的时候,你加入了Station F,那时你的目标是什么?这个机遇是否满足了你的期待?

Paloma:在中国8年后(4年在北京和4年在上海),我在大约1年前回到法国,因为我想在哪里传授我所学到的所有经验。

那时我选择Station F是因为有2个主要的原因。第一就是它的环境,非常适合我建立自己的初创公司,第二,那也是我较为熟悉的,因为我可以保持联系我最了解的中国市场,这也要归功于所拟议的法中孵化计划。

由于它的多样性,Station F必定能够符合每一个人的期望!它提供了将近30种不同的孵化计划,你只需要选择最合适你计划的方程式就好。初创时期的所有发展都有涵盖在内,同时也提供了很广泛的活动支援,从脊髓到美容都有!

IFA Paris:IFA Paris是一所跨学科的时尚学院,现在也将科技融入课程当中。以你来看,介于虚拟维度和音乐熏陶之间,你提出了另一种设计的愿景。在这两者拥有的公共价值观里,那么工作和乐趣是否能够互惠互利呢?

Paloma:IFA Paris让我有很美好的经历,一开始时,我是在上海的校区教课的,之后当我回到法国时,这里的一切依然对我来说是那么地熟悉和自然,我可以回归到拥有和我一样使命的团队继续我的任务。多元文化主义,对其他人包容,关怀,很多不同的知识可以选择。。。IFA Paris有很多的优点和共同价值观,它在巴黎为我带来了很多新的快乐,而我也期待与新的国际学生分享我的知识。

每一个人都带着自己所认定的现实,文化背景,差异和自我到来,然后通过我个人的引导,提起解决这个入乡随俗的问题,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理想的交流!

我每一次都必须做调整,我需要更新我的方法来让他们进行更多的探索和理解。我现在已经不再太过关注文化了,对我自己是这样,对别人亦是如此,我要做的是关注我所面对的一代人。

我会用他们熟悉的材料作教材,他们是对产品拥有很多知识的消费者,因此基于这个原因,将我的创意适宜地套用在学生身上是非常重要的,那么他们才能够记得所学,更懂得如何去使用所学。Paloma Bouteleux

IFA Paris:你与IFA Paris第一次合作是去年由我们视觉陈列本科的学生为"Lola James Harper"品牌所做的虚拟现实项目开始的。你和我们之间的合作关系是怎么样开始的?这个项目有什么吸引你的地方呢?

Paloma:去年能够参与Lola James Harper的品牌项目是因为巴黎学校管理层与该品牌创始人之间的友谊所致。在IFA Paris方面,Jean-Baptiste Andreani,对我的期望接纳度很高,同时也给我所需的自由来为视觉陈列本科进行我认为所需要的教学方案。

我发现自己很难投入典型的教育里,因为我的经验都来自舞台布景,橱窗装饰或临时实体店的设计,而这些经验都无法为学生们带来实际收益,因为如果实体商品没有数码激化的辅助,没有分享的即时性,那么这些做法就是过时的了。

我们的合作伙伴在给予时间和信息方面都非常慷慨,能够让我慢慢引导学生前往全新的思维方式,因为他们目前为止只认识到物理实体维度。

IFA Paris:你在今年1月也和 "TWF,The Future of Walking"进行了相同的项目。你是否是因为出自相同的理由而接受这个委托呢?

Paloma:在去年香水的项目后,TWF "The Future of Walking" 将让我们在今年开始他们的鞋子项目,我们肯定会为这个项目进行创新。这个新的挑战能教育学生有关初进行创新的机会和初创公司为主要品牌和奢侈品牌进行世俗化的机会。我们必须对时尚领域的改变时时保持警觉,同时也需要考虑到现在和未来会被那些初创公司所需要的工作职责。

IFA Paris:在这个为期6周的研讨会里,TWF将会汇集这个领域里很多的专家,之后也会讨论设计创新和设计科技的议题,你可以先预告我们你会提供些什么演示内容吗?

Paloma:那你先听我说完,我会解释我是怎么样进行的。

这个项目会在课程模组进行一半的时候开始,然后我需要向学生传授如何与产品,对象或现实世界脱离的方式。如果没有为此做好准备,那么你就不可能将自己置身在创新的环境里。一旦完成这个阶段后,就有可能出现另一个新的精神状态,并能够准备好以新的方式和思维来看待世界。

IFA Paris:你对学生有什么期望?你想他们通过这次的经历学到些什么?

Paloma:我希望他们能够以创新的眼光来开拓现代化的思维。通过将这些因素纳入考量之中时,他们将能够成为不断致力于保持行业不断得以创新的新时代时尚专家。

IFA Paris:最后,你会如何为自己的职业定义呢?

Paloma:不容置疑,创意的推动者就是我最喜欢用的定义了!这也是我的初创公司为学生,合作伙伴和朋友所提供的定义,同时也实践在我每天的生活里!

IFA Paris:依你看来,时尚科技是一个短暂的趋势还是会彻底改变时尚产业的现象呢?

Paloma:随着时尚科技的出现,它逐渐发展,然后再由我们这些专业人士自己做决定是否要顺水推舟,给它支持,用我们的方式来呈现这个趋势。科技的出现并不是一种流行,而是让我们可以选择要将它变成什么。。。

在过去40年里,市面上出现了很多的科技小玩意,这些产品都缺乏了存在的意义和功能。换另一句话来说,我们和布料有着更密切的关系。

连接和交互之间的可用处必须存在在这种连续的关系之中,以便满足客户的需求,那么还有什么东西比服装和配饰能更好地来实现这一目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