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西方时尚开始以来,时尚与道德的关系就存在了!”​​​​

去年春天,IFA Paris学术主任Albane Forestier在里昂第二大学的一次会议上介绍了她的题为“时尚中的道德”的研究成果。

Michel Temman:您能用几句话总结一下您在里昂第二大学上演讲的关于“时尚道德”的文章是什么吗?它的关键论点是什么?

Albane Forestier:作为一名训练有素的历史学家和18世纪的专家,我对一般公众所不知道的18世纪的时尚现象进行了研究:娇气的主人。这些都是年轻的贵族,他们穿着华丽的衣服,举止柔弱。当时的道德家们嘲笑他们,因为他们脸上涂了太多的腮红—即使对18世纪化妆的男人来说也太过了—又配戴了太多的珠宝,或喷了过多的香水。我的工作旨在评估这些年轻人采用属于女性衣帽间的标志的程度,及违反当时男性气质行为准则的程度,使他们具有颠覆性的特质。我的研究旨在表明,如果他们的娇柔媚态构成对其所属的贵族阶层基础的战争价值的挑战,延伸开来说,即代表了对主导社会秩序的批判,这种对他们的男子气概的挑战不会损害他们的性别认同。让我尤为感兴趣的是,这些年轻人群体—也有女性,即“娇气的妇人”—之间的相似之处,以及反文化或亚文化的当代现象—现代主义、朋克、哥特、嬉皮士……确实存在相似之处:这些年轻人群体开发了属于他们自己的语言,不同的社交场所,有着不同的身份着装规范,并且违反了现有的社区价值观。此外,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正是这些“娇气的主人”的继承人,这些奢侈的花花公子们在执行委员会中脱颖而出,是他们给1984年从中央圣马丁学院毕业的John Galliano的毕业设计作品提供了灵感。Albane Forestier

M.T.:这次演讲在里昂第二大学完成的情况如何?会议的出版物以及您的文章是否也已做出相应安排?

Albane Forestier会议是由里昂第二时装大学、Elico(里昂信息和通信研究团队)和Lahra(罗纳—阿尔卑斯历史研究实验室)组织,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时尚和传媒界的学者和专业人士,其研究领域涉及许多学科,包括历史、文化研究、社会学、符号学和时装研究。我的演讲在关于“性别与服装”主题的小组讨论框架内进行。组织者计划通过会议记录形式的出版物跟进本次会议。

M. T:“时尚中的道德”这个问题是否很早以前就引起了您的兴趣?如果是这样,又是为什么呢?

Albane Forestier:最让我感兴趣的是,下面两种行为带来的不同感受:一是为自己而着装—坚持一个人的个性和独特性;二是为他人而着装,因为服装必然需要由他人进行审查。在任何社交群体中,服装都是标记身份的视觉标志。所以我们有像“娇气的主人”或反文化这样的群体,他们会通过着装来区分自己,并将衣服作为社会对立的标志,即一种不道德的形式。

M.T.:我们可以说时尚产业由于其“不道德性”而走向失败,在生态影响方面经常得到突出 关注吗—如果确实如此,您可以举例佐证吗?

Albane Forestier:从西方时尚起源之时起,就出现了时尚与道德之间的关系以及将时尚视为不道德的看法。事实上,亚当和夏娃使用衣服遮蔽自己的裸体,这与犹太-基督教神学传统中的原罪联系在一起。所以衣服必须尽可能谨慎持重,以免让人回想起罪恶。目前,这些问题正在通过“适度的时尚”的趋势再度引起关注。适度的时尚通常由宗教准则来定义,反对揭开-隐藏(想了解更多关于适度的时尚)、赤裸-遮挡、适度的暴露、个体-集体的一员等概念,不过,这里也再次要提到它不断发展的成功趋势,也要归因于人们希望通过服装标记自己的身份。如果没有根据条件、状态、等级进行穿着,服装也可能违背道德和习俗。很长一段时间,奢华的法律规定了人们穿着的方式,但即使在今天,服装仍然是社会制度的一部分。 一些准则继续受到尊重,例如公司或政府中的西服和领带。事实上,通过勾勒身体的形状并对身体进行限制,衣服可以使身体服从社会规范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