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A Paris艺术总监Jean-Marc Chauve向我们透露更多有关这场在1月底于la Maison des Metallos举办的盛大活动背后的筹备内幕。

IFA Paris:在2019年的当代时装设计硕士毕业典礼时装秀里,9名学生有机会在1月25日于la Maison des Metallos的时装舞台展示他们最后的设计作品。那么谁会负责评估这些学生的作品呢?而且选拔的过程又是怎么样的呢?

Jean-Marc Chauve:当代时装设计硕士课程毕业典礼的时装系列选拔流程是很透明,因为这是由一班专业人士所组成的评审团,他们会负责鉴定和评估这些“设计系列项目”的模组,即即是这个课程的最后一个学习模Lydia Lu组。显而易见,这个来自不同时尚公司和奢侈品品牌的评审团,各自都有着不同的时尚行业背景,能够更加当今时尚业的要求来对这些设计作品进行评鉴。这对那些之前已具有专业背景和将来想在毕业后进入职业生涯的学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例如,今年我们邀请Laetitia Jacquetton(Galeries Lafayette的私人品牌总监),Lucille Mossimann),她曾在Marine Serre工作室工作过,和为独立杂志和名人工作的摄影设计师Thibaud Romain参与评审。他们的工作就是通过各自的专业眼光来评审学生们的设计作品,并从中挑选他们认为符合巴黎专业时装秀要求的收藏作品。目前并没说明有任何设计作品的展出数量限制,所以最后很可能所有的达到高水准的学生作品都会参与这个时装秀。

Chen-Ting LiuIFA Paris:准确来说,这个毕业时装秀的入选标准是什么?因为我们今年看到有很多不同和多种风格的设计作品。

Jean-Marc Chauve:风格根本不能被当作标准来看待,学生们有完全的自由来探索自己的世界和风格,选择他们想要开发的产品类型,他们能的个人定位等等。今年我们在同一个时间也有非常“高级”的设计作品,更多的街头服饰灵感或非常实验性的设计系列。唯一的标准是“当代性”和专业性,尤其是作品的开发过程和服装的生产,整体的连贯性和考虑设计产品的是否合适投入商业市场当中。这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会有一些明显具有商业潜力的设计作品,例如Sandra Freiman或Xiaoyu Li的作品。还有一些设计作品看起来非常前卫和不太具备可穿性的,例如ZoéGray和ChloéKerr的作品,他们的作品被解读成与产品相关的“形象”设计作品,这些开发能够让产品进入商业生产线里。

IFA Paris: 1月份在巴黎举办时装秀是否有点不寻常呢?

Jean-Marc Chauve:巧好相反,这是因为举办时装秀的时间刚好对应当代时装设计硕士课程“学术”的尾声,然后学生可以有15个月的时间去进行实习,直达学年结束为止。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是能将这个时装秀举办在时尚商业活跃期间里,以便能够更接近时尚界里专业人士。而1月份时巴黎举办男性时尚周和高级时装的期间,所以当代时装设计硕士毕业时装周也应该在这个期间举办。虽然这样可能会造成活动的筹备变得稍微复杂一些,但这却能让我们采用专业模特人走秀,尤其是能够邀请得到那些只会在时装周出现在巴黎的时尚界专业人士出席我们的活动。

IFA Paris:你可以告诉我们时装周是如何筹备和演出的吗?

Jean-Marc Chauve:我需要声明一下,我们只有有限的预算,而且时尚学院所能提供的预算若和时尚品牌在时装周所投入的时装秀预算相比,那简直是天渊之别,所以我们必须尽一切所能将我们的时装秀办得专业,好让我们的毕业生在展示他们的作品时能够获得非常棒的经验。然后我们会以相当传统的方式进行:在选择场地,物色Zoe Gray灯光选择,思考是否需要任何的装饰设备(选择受限,因为我们需要去配合每个非常不同的设计作品)后,我们就会选择那些能能够给我们“学校”价的合作伙伴模特经纪公司,因为我们真的很想采用专业的模特儿走秀。之后会来到最复杂的部分,那就是试身,每一位模特儿都会被分配到一个轮廓模板,然后开始进行最后的裁剪工作。对于这一部分,学生们必须要非常积极参与,因为有时需要为设计进行调整来适应模特儿,为轮廓模板进行最后的样式和有时需要改变效果图。然后模特儿的化妆和发型会由我们的合作伙伴Make Up for Ever Academy和Agathe Segura Hairdressing School进行,而且他们还需要做出能够应付不同作品设计风格的配搭。这些所有的工作都是在时装秀4或5天前需要完成的。这些日子着呢非常忙碌和紧张,但为了要让活动顺利举办,这是必须要做的。

IFA Paris:最后,你能够告诉我学生在今年时装秀所展示的作品的灵感是什么吗?

Lemaris LorenzoJean-Marc Chauve:我们可以将它分类成两种主要类型的灵感:那些设计作品都是设计师自己所摸索的道路,例如Marko Ilievski的系列作品,他从自己的家乡马其顿的传统服装中汲取灵感,然后用来构思服装未来的轮廓是如何的,或者Sandra Freiman,她受到自己作为瑞典农民女儿或也许Lydia Lu的启发,将中国祖先的哲学元素发挥想象在深具未来感的服装里。此外,Lemaris Lorenzo的灵感来自她家乡波多黎各的传统舞蹈。但还有其他的主题是贯穿我们已发展社会并引起了很多回应,例如出现在刚结束的纽约时装周的作品系列:The Place Of Women In The #metoo Era,Sandra Freiman的作品,她是受到瑞典艺术家Sigrid Hertjen的启发后才发展这一个主题。在这个nstagram的时代里,Zoé Gay通过他的作品系列“Ugli Beauti”传达出他对传统美丽的概念是如何的,这个创作主体也能够在Tuyana Darzha和Xiaoyu Li的作品中找到,不过他们都用了非常不同的处理手法。Chloé Kerr's的作品则是涵盖了性别酷儿和共享创造的概念,Cheng-Ting Liu的作品在则运用来自超城市化的循环回收来当作创造的灵感。这些所有都是令到时尚界为何如此迷人的原因,尤其是我们这些年轻的设计师:他们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来诠释我们世界的演变。

如果想知道更多有关这个课程的资料,请浏览:当代时装设计硕士课程

如果想要欣赏这个时装秀里的所有作品设计,请浏览我们的图库

如果想要观看我们毕业时装秀的完整视频,请前往我们的YouTube频道